這也是一場令人感到很難忘的回憶,記得在民國95年10月中旬,剛好我的母親因為身體不適,所以北上到台北淡水馬偕做身體的檢查。在做完檢查後,我的母親很想回山上。於是就從淡水馬偕醫院,直接由姨丈、阿姨和我一起送我的母親回中部。到達南投霧社的時間大約是下午1點左右,由於隔日還要上班,於是就在家裡待了一會順便休息。我的父親就告訴我,家裡的水費怎麼會要收一千多元,就覺得怪怪的。於是,我在家裡就打了電話至自來水公司埔里營運所,告知我們家水費出現異常狀況,然而對方也允許諾會派員來查看水錶。由於是因為專程送我的母親回山上,隔日又因為需要上班,所以在打完電話後,我就跟阿姨們又趕回台北。

yipingpi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