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我的熱忱受到館長的欣賞,在民國92年12月31日這天至暨大圖書館擔任館員乙職。一開始,被安排至系統資訊組,認識工作的環境。在工作不到二個月左右,就被調到讀者服務組。

  讀者服務組主要的工作就是負責館內書籍管理及閱讀區域的維護等主要工作,面對的就是學校的老師與學生。由於我曾未接觸過有關圖書管理的工作,所以我是抱著學習的態度。在工作的期間裡,圖書館裡的工作人員加加少說也有將近20個人,再加上學生工讀生應該至少也可以達到30人。以工作人員來看,館長加上系統資訊組2個約僱人員再加上我,一共是4個男生。

  其實大家應該很難想像,一個圖書館的運作,他的工作是如此的繁雜。每個工作組別都有他重要的工作任務,就以讀書服務組來講。不是只有單純書籍的借閱,還要負責維護書籍的動向、讀者所提的問題、閱讀區域的環境維護、甚至於與其他學校圖書館相互之間書籍借閱的業務,看起來真的是又多又雜的作業。

  讓我感到蠻遺憾的一點,就是與當時圖書館同事的共識。說真的,一開始我並沒有任何的想法,一心就是要學習工作上的流程。也許,在台北市府原民會工作的我,面對工作就是是積極的態度。在工作上,也不知是那裡得罪了同事,讓他們對我總是不友善。但我沒有因為這樣子,而與他們有正面的衝突。因為我是新人,加上對於館務的工作完全不懂,必須要由同事來帶領。不過,我總是看著他們不耐凡的態度,與沒有很認真的帶領下,我只好站在旁邊看著他們如何動作,默默地在那學習。只是,在學習的過程中,總是會被他們用放大鏡來看我的動作,用語言在攻擊我。

  舉個例子,有一次中午休息時間,我跑去找一開始待的期刊區的同事吃飯聊天。在聊天的過程,剛好同事在聊排班的問題。有人就問我,你們讀者服務組那一區有多少人需要晚上及假日排班,於是大家都開始在那裡算,而我就在那樣的情境下也跟著自己算人數。當大家講出來人數為多少時,與我講出來的數字剛好多一個。於是,就有同事講你多算了一個人,因為○○○他要上課所以不用排班。像這樣子的聊天模式,應該沒有太大的用意,只是大家純粹的聊天。沒有想到,當中午吃飯時間過後,我回到讀者服務裡工作時。很莫名的,我的同事對我講話就很大聲也更加的不友善。甚至於,他要離開下班,還用力的甩門。我處在一堆的問號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事後,我才知道,那天中午大家這樣子的聊天,話馬上就傳回讀者服務組我同事那,還說是我在質疑○○○不用排班。我才知道,大家是如此的傳話。事後,在開同事之間的面談會之中,他們又質疑我對他們講話很大聲,是在兇他們。這真的,讓我很無言,我面對的是這麼不理性的環境。我很無奈,也不與他們有正面的回應。

  環境是如此,我並沒有因為這樣子,而去影響我對讀者的服務。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個不是暨大的學生,他那時剛好正畢業,要準備其他的考試,所以他每天都會跑來圖書館裡看書。每次當我遇到他時,都會跟他打招呼。有次,他突然跟我講,他的心情不好,因為他和家人之間有了一些爭執。於是,我就鼓勵他,家人總是會擔心自己的小孩。我總覺得,當一個陌生的人,他很願意把他內心的事和你分享,這是一種很純粹的信任。

  我服務不到2個月後,是逢學校寒假結束開學了。學生們必須先完成註冊手讀,學生證後會加蓋註冊章。學生如果要借閱書籍,我們都會查看學生證的註冊章是否有加蓋。如果沒有的話,我們就不予借書給讀者。剛好,有次一個女學生,拿了幾本書到櫃檯來,剛好我看到他並未完全註冊,所以我跟他講;「很抱歉耶,你沒有完全註冊手續,你必須先完程註冊,學生證要加蓋註冊章才可以借閱圖書。你借的書,我會先放在這裡的書車上,你若可以在今天完成蓋章的話,可以直接過來跟我講,只要書沒有被借走,我會馬上幫你處理。」。後來,隔日在學校圖書館的bbs上,就出現一篇文章。這篇文章的內容大約是這麼寫的...學期一開始,老師開了書單,要我們學生閱讀。於是我就跑去讀書館找這些書要借出來閱讀,只是沒有想到忘了要在學生證上蓋註冊章,才能夠借書。當時,不能借書的時候,我看到這個館員的服務態度好好,而且還會對著我笑跟我說要完全手續。原本我很生氣,但是看到他這個樣子,真的讓我就不會生氣...。後來,也有同學回應...是真的耶,我也有注意到這學期圖書館多了一個個子小小,黑黑的館員,態度真的很好,讓原本不想去圖書館的我,變的好喜歡去那裡,那像其他的館員,臉都臭臭的,好像欠他們錢一樣...。

  後來,這篇文章被同學貼在bbs上時,系統開發組的同事還跟我講,你知道嗎,你被同學貼在bbs討論耶。於是我上去看同學貼的文章及回應,讓我也覺得蠻訝異的,原本,我的熱忱全都反應在讀者身上。有時,我在服務讀者時,我看到讀者借了十來本的書,我看到他把借好的書拿到前面桌子要蓋到期日期章時,我會因為剛好有空,也會跑過去幫他蓋章。我的同事看到我這麼做,在事後他們都在私下討論甚至於在會議上都提出來,我的作法是不對的。儘管如此,在我的服務就是如此,難道,多做了這些是不對的嗎?

  在圖書館裡服務,只有短短的半年,我帶給大家的衝擊是很大的,也許是我一心執意在服務,也因為這樣子,讓他們覺得我在改變他們原本的習慣吧。到最後的階段,我是處在大家對我的排擠與言語上的不友善。後來,我就選擇儘量避開他們,儘量跟其他的同事調晚上的班。甚至於,我都一個人在書架上順架,一個人在書車上排書上架。最後,我還是選擇離開了圖書館,當我提出辭呈時,館長還特別請組長一定要慰留我,而我的辭意是很堅定的。當我離開學校後,聽說以前一直針對我的同事,也相繼的離開。而曾誤會我的同事,也慢慢了解,原本我不是他們講的那個樣子。所以,有時候,當你受了委曲,無法在當時能夠被別人諒解,總會有這麼一天,別人都會很清楚明白的。我沒有因為我離開而覺得可惜,反倒是,我到現在還持續與計算中心的一個同事保持聯絡,常常都會向他請教很多事情。這對我來說,也算是一種新的體驗,學習了如何「沈默」。

創作者介紹

蒙厚愛-還我原墾地

yipingpi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