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網路的搜尋,無意間看到了一篇文章,是一位台大教授所撰寫的報告,主題為「花蓮縣秀林鄉原住民 追討土地事件觀察報告」。觀看這篇文章表發時間為民國88月1月25日,當我看完這位教授所寫的文章後,心中感到無限的感恩。原來,早在多年前,曾有這麼一位友善的天使在幫助我們族人。於是,我就寫了一封信給這位教授,向他表達對於我們族人的奉獻與支持。 


 謝教授您好 

   很冒昧地寫了這封信,我在網路上無意間看到這篇文章。在閱讀您所撰寫的報告後,心中充滿著許多的感動與溫馨,謝謝您為了我們族人的付出。

我是來自南投縣仁愛鄉賽德克族人,目前也正因著祖父所遺留下來的土地,與仁愛鄉公所不斷的爭戰中。從917月起,我的父親向鄉公所提出土地耕作權設定,自923月公所退件駁回申請開始,我選擇了筆仗的方式與政府對話。歷經了近7年的光陰,好不容易在今年41日經由鄉土審會同意放領,但目前卻又一直卡在公所不肯登記設定。

在台北教會裡的bubu(媽媽),他們在花蓮富世村也遇到土地的問題,也是在跟公所之間進行抗爭中。他們的祖先於日據時代已有歷史資料以及調查耆老口述事實,足以證明已有使用上述土地居住之事實。惟,於民國45年間,台電公司東部發電廠立霧機組在沒有協商及補助情況下,強制架設鐵絲圍籬排除原耕作家族使用原墾地,致使該土地在土地總登記紀錄為台電員工備勤宿舍使用,以及劃歸為公有保留地。民國63年台電正式向秀林鄉公所承租,並經花蓮縣政府於1016日核准租用,作為其興建庫房宿舍之用。在承租過程中,公產機關並未於協調或補償方式,強制驅離該土地上之族人,並架設鐵絲圍籬,破壞原有地上耕作物,已嚴重影響族人之土地權益。他們希望在台電停止使用該土地之後,恢復在該土地的耕作權利。沒想到,秀林鄉公所確只依據「原始地籍簿冊」查無任何資料,不予任何協助,甚至於執意要將這個土地設定為鄉公共造產地,興建文化館。

這群族人,在完全不懂政府的法令,也在這樣的法令下,權益受損。新一代的族人,為保留祖先Gaya精神,也是站起來極力爭取,甚至於提告高等行政法院,不幸在513日宣判敗訴。不過,他們並沒有因為這樣子而被打敗,我們將持續結合各地原住民力量並發聲,像花蓮港口部落也是一個活生生的案例。

就花蓮富世部落來說,族人會選擇用抗爭的方式表達族人的不滿,不惜提出憲法法庭,請求解釋現行法律已抵觸憲法,造成人民的財產受到損失。而我也會將我的案例,透過公聽會方式,將公所過去時間裡如何不公不義的事實舉發出來。

最後,以您接觸原住民土地的案例後,不知您是否有可以建議我們的方法呢?同時,可否得到您的同意,將你這篇文章收錄到我的部落格(http://yipingpihu.pixnet.net/blog)裡。我將各方原住民碰到的問題,不管成功或失敗或還在努力爭戰中的案例,彙整起來並透過網路發聲。

謝謝您看完我這篇文章,平安

已並.壁虎  (2009/5/14 (星期四) 下午 05:51) 


 

創作者介紹

蒙厚愛-還我原墾地

yipingpi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