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93年3月,突然接到一通電話,市府原民會李組長來電詢問我,主委希望我能夠接任8職等視察乙職。當時,因為我人在南投擔任謝議員助理,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婉拒了這個要求。

  過了將近快二個月左右,當時的立委、議員聯合服務處的同仁,得知我自己設計了「公文管理系統」,並將議員就任以來的所有公文都輸入至系統。系統的管理除了有登錄、發文外,還有一套歸檔的機制。所以,他們也很希望我能夠幫他們安裝一套,我也覺得既然是同一個服務處,就免費地為他們安裝自己開發的系統。

  首先,幫他們找了一台主機安裝了FreeBSD的作業系統,也將我寫好的程式安裝在系統裡。正好,立法院國會辦公室與埔里這裡的服務處,有提供了VPN網路連線,所以他們可以透過這樣子的連線機制,台北與埔里服務處可以共用這套系統。在安裝完成之後,我也因為需要找尋購物車的書籍,於是專程北上至天瓏書局買書,也順便到國會辦公室教他們如何使用這套系統。

  到了立法院,換了證件才能進入到委員的辦公室。與助理們開始教導如何使用公文管理系統之中,當然也會閒聊幾句。於是,就聊到我的工作狀況,他們也知道我已經有快5個月都沒有領到薪水,於是,就有人跟我講,你知道嗎?你的議員平時都在做什麼呢?當下,我的回答是「完全不知道」,「我常常要找他,都找不到人咧」。於是,這位助理就告訴我說,他常常都在玩政治麻將。

  當我聽到這一段話後,我的堅持要服務鄉民的心,就在這一刻就完全的被澆熄了。也對於在服務的這段時間裡,我如此的付出與努力,完全地化為烏有。我對於常常找不到自己的老闆,鄉親也不斷的傳出不好的聲音,而我和我的家人都一直立挺自己的老闆。這於這樣子的事實,我真的無法接受。我能夠接受一個月2萬元的薪水,也能夠容忍連續5個月領不到薪水,甚至於都一直不斷的還要支出費用。但是,我真的無法接受,原本因為欣賞老闆願意服務原住民的心與熱忱是如此的積極,聽到的結果卻是如此。

  回到南投的第一件事情,我就與我的母親講了這件事情。我也當下跟母親講,看來,我真的必須離開。我的母親,也回了我一句話,「原民會那裡要找你回去,我當時也覺得你應該要答應」。當下,我就立即打電話到市府原民會李組長,並且很客氣地問「不知道前段時間徴詢我是否擔任視察工作的缺是否還有呢?」,李組長接獨我的電話後,回應目前還沒有找到適合的人員,而組長也立即與主委報告我有接任的意願。然而,主委也立即撥打我的電話,再次地和我詢問並確認是真的有意願接任嗎。

  就在這樣子的互動下,所有的人事作業就在短短的一週內就安排好,而我也因此在6月28日完成報到手續。當時,我就接任了單位最沈重的研考、資訊及機要的業務,當時,我才只有25歲。

創作者介紹

蒙厚愛-還我原墾地

yipingpi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