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台北的天氣依然如此的炎熱,我依舊按平時的作息,一早6點51分就到辦公室好準備迎接一天的工作。時間大約在10點多,我的手機振動,看到來電顯示是父親的手機。於是,我接起電腦,聽到表弟的聲音。表弟開心地跟我說「你知道嗎,我們在那裡嗎?」,我回他說「咦,你沒有上班,我爸去找你嗎?」,表弟回說「我們很快樂地在醫院咧,我跟你爸一起看病」。我就再問「發生了什麼事,你們怎麼會一起去看病」,表弟回我「沒有啦,叔叔他腳一直在痛,現在痛到無法走路,所以下來埔里掛急診,我也順便看個病」。我再回應他「怎麼會這樣子,麻煩你幫忙一下囉,有任何狀況隨時電話聯絡」。

  當時,我心裡在想,爸爸怎麼了呢,怎麼會突然不能走路。由於當下工作蠻忙的,就趁午休時間,再撥打電話,得知爸爸還在看診中。心裡越想越不對勁,一直到了下午,表妹的男朋友志祥打電話給我,說我爸明天要準備開刀,不過開刀要自費大約要花10萬左右。當時,我整個人傻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突然說開刀就要開刀,再來就是怎麼開刀需要花到10萬的手術費呢?一下子,來的訊息是如此的突然,真的令我措手不及,來不及反應這一切所發生的事情。我只能很無奈地,跟表弟他們說謝謝,也拜託他們幫忙照料我爸。

  當日下午大約快5點,在準備安排住院時,志祥來電問我住院的需要,剛好我也有一個機會跟爸爸的主治醫師通電話,對方的電話聲中,告訴我的訊息是「我現在很忙,有很多病人要看,我無法跟你講太多,你的爸爸目前是因為椎間盤移位很嚴重,必需立即切除....」,由於當時醫師急忙講話,又講了一堆醫學用的術語,讓我更加的是完全找不到任何頭緒,只知道爸爸準備要開刀,而且還要準備一筆可觀的醫藥費,就只有這樣子。

  晚上,適逢一週的教會小組聚會,下班後,我騎著機車從三重到文山區軍功路上小組長家中。沿途聽著詩歌,邊騎邊跟著唱,用我最習慣的釋放方式,把心裡的壓力透過詩歌與我的口放出來。在聚會的中間,表妹來電,一直告訴我「你真的確定要讓你爸在埔里榮民醫院開刀嗎?你也知道,那裡的品質如何。我在那裡做過護士,我看過很多阿伯(榮民)都是正常開刀,後來都變的不正常,你爸爸的狀況,難道都不需要好好確認,就要直接開刀,我們會很擔心。」。接完表妹的電話,我就再打電話給爸爸,也詢問爸爸真的確定要在那裡開刀嗎?爸爸回我「我都不能走路,就在這裡開就好」。在和爸爸通電話過程中,也取得醫師的電話,後來我也很主動打電話問醫師,我爸爸的狀況如何。在跟醫師談話的過程中,我只聽到醫師一直到保險的事,說你們有保險不錯,開刀對你們負擔不重,由於你爸爸狀況嚴重,必須開刀,這個項目必需要自費,初估要9萬9,再加上醫院住院費什麼的,加起來差不多要10多萬左右。當時,我一直很在乎的是我爸爸的狀況,而醫師卻一直強調在家屬的保險,真的讓我覺得很心急又無奈。最後,我就問醫師,醫院有沒有辦法可以刷卡,後來得知是不能。也沒有辦法,錢的問題,只好讓我自己想辦法。

  我爸爸因為疼痛到一直在罵我媽媽,我媽媽在旁邊也一直忍耐著。我把訊息回報給我表弟,我爸不願意再轉醫院,就在埔榮開刀就好。我表妹更激動的說「你知道嗎?你爸今天醫院都還在跟急診室的人吵架,明明是看急診,結果一拖就是一天,那裡的人根本就是不甩你,你爸也是因為痛到受不到才會吵。而且,今天只有X光及斷層掃瞄而已,連核磁共振都沒有做,就決定要開刀,會不會太離譜?你爸動的是大刀,萬一真的沒有弄好,會後悔一輩子」,我聽了表弟講的話,我感到更加的訝異,怎麼會這麼,於是我再打電話與醫師聯絡問「...聽說我爸只有照X光及斷層掃瞄,好像沒有做核磁共振」,醫師說「你放心,我當然會好好處理,在開刀前一定要確認會做的」。通話後,我立即打電話跟我爸講「爸,明天我請志祥及雅玲會幫你辦出院,把你送到台中看病,到大醫院看,會比較有保障」,在電話的一頭,我爸一直念「我都痛到不能走路,還要怎麼樣,就在這裡開刀就好」,我還是很堅決的跟爸講「不管啦,反正明天一大早,他們會帶你去,不要在這裡開刀,我們很擔心你的狀況。」。當日晚上大約10時,志祥立即找到醫師,跟他講我們要轉院,要到台中的醫院就診。當時,醫師就不悅甚至也不願意開具轉院證明,當天晚上我父親也沒有接受到院方的任何治療,甚至連止痛針、點滴都沒有打,一直到早上,表妹他們帶我父親到台中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就診。

  6月4日上午,爸爸在表妹他們的陪送下,抵達了台中中國醫藥學院。醫師原本以為我爸只是輕微的疼痛,原本要按一般醫療程序,給予開立一週的藥,再覆診檢查。後來,我爸坐立難安,痛到在地上打滾。醫師看到覺得不對勁,馬上在一天的密集的檢查,從X光到斷層掃瞄到核磁共振。最後醫師馬上跟我們家屬講「狀況很急,必需明天要安排開刀,要準備住院。」,接著就說明病情及處理狀況,「病人的狀況很嚴重,在醫療的治療有二種作法,一個是傳統的,另一個是比較新的技術。若使用舊的作法,將來病人就無法再提重的東西,而且復發的機會也很高。新技術作法上,是可以再提重東西,復發機會大約只有10%,只是在醫療費用部份,新的作法必需要自費,費用大約要快10萬,所以,你們家屬可以好好考慮看看」。

  當父親都安排好住院手續後,與媽媽通話之中,當然要選擇對爸爸好的治療方式,選擇自費新治療的方式。爸爸就在6月5日進行手術治療。當時我人依然在台北,因為工作關係,無法一直陪著他們,都是用電話互相聯絡。我也在5日下午搭乘高鐵到台中探視爸爸的狀況。抵達醫院後,心在一直在想,同樣是都是掛急診,怎麼二個醫院的服務品質卻大不同。

  事後,我也向同事請教有關椎間盤移位,以及父親手術施用的技術,原來,我的爸爸所謂的嚴重,是要把脊椎復位,然後在脊椎上裝上「活動式骨釘骨板」一共三節,目的就是要固定位。經由同事圖文的解釋,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椎間盤移位,也就是大家所講的骨刺。特別把這段發生突然的狀況,用文字描述,與大家一起分享這麼難得的經驗。

 

098060301.jpg

yipingpi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