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耆老口述太魯閣族傳統土地使用習慣,藉由Utux傳統信仰及Gaya生活規範來觀察,可以發現太魯閣族族人與土地的社會關係有四個面向的活動:個人養成使用土地的技能與知識,家庭傳承土地關係的生活規範(Gaya)之教導,對親友的土地租借建立社會友善關係,以及對祖靈賞賜土地資源的自然環境關係。

098080802.jpg 

  圖2:太魯閣族傳統Utux信仰及Gaya社會規範下的世界觀及社會關係 17

  進一步觀察這四個關係,其實是建構在三個做為太魯閣族人視為美善的生活態度之上:敬天,對於土地資源的取得乃源自於祖靈Utux的恩賜與保守,同時抱持滿足及感恩的心情;惜地,愛惜土地資源不濫墾及過渡使用,並善用傳統土地的耕作方式;愛人,教育子女社會規範及山林生活知識,並且有能力照顧需要的族人。敬天、惜地與愛人實際上成為太魯閣族傳統土地習慣及社會關係的內在核心價值,也就是傳統土地管理相關Gaya之核心價值,是傳統太魯閣族社會視為善的使用土地與生活模式。由這樣的傳統信仰Utux與社會規範Gaya,藉由耆老的教導,深植族人的良心,使得族人在土地資源分配相關行為受到社會核心價值的規範。藉由整理耆老陳述的太魯閣族社會制度概念,在圖2闡述太魯閣族的世界觀與社會關係,而太魯閣族傳統土地使用習慣及土地制度也依此模式運作。

  太魯閣族的世界觀,是由不知其開始、也不知其何在的編織之神Utux Tmninun說起。部落耆老許通益(2006)解釋它代表創造世界、修補損壞的神Utux,與一般所謂的祖靈Utux Rudan、看顧土地的靈Utux Tndxgal、世間善惡之靈,並不相同。在族語來說,婦女編織,人身上傷口復癒的疤或樹皮破損後結痂,都稱作Tmninun。甚至,有智慧的族人對群眾發表論述,也稱作Tmninun。所以,太魯閣族的編織之神Utux Tmninun創造族群共同遵守的Gaya,賦予耆老說山林智慧的話Kari Rudan,也賜予族人生活物資及土地的需要。對於遵守Gaya的族人,創造之神會賦予土地豐收與獵物豐滿,過世之後得以通過族靈的橋,與祖靈相會。違背Gaya的族人將受盡世間折磨,過世將流落到寒冷河流,並被螃蟹啃食。Bari是起風的神18,也代表這一個創造之神的存在。所以,花蓮太魯閣族人感謝創造之神的感恩祭,以Mgay Bari作為感恩祭的名稱。其中族語Mgay表示獻給神的意思(許通益,2006)。

  太魯閣族的人觀,可以由字彙來理解。族語稱人的身體稱為qbubur,是展現行為主體,行為受良心及思考的左右。如圖2,人的心裡是有良心(lhbun:特別指心窩,引伸為道德良心;qsahur:內臟,也作為反應內在感受的代稱),也就是人的靈魂 (Utux)之所在,會受Gaya影響。當行為違反Gaya的時候,耆老會批評說「這個人怎麼那麼沒有良心(lhbun)」,表示自己的靈魂被自己的行為污損,或有說法是被惡靈影響。另外,人的行為或做事(qeepah)是經過人的思考 (lnglung)而遵守與其它族人的口頭承諾(Kari)。人的行為及口語承諾藉由思考的過程決定,而思考的基礎與良心有關連。所以,「言」(kari)在太魯閣族遵守口頭承諾的Gaya規範下,相對於現代「守信用」的道德觀還有更深的一層的文化與社會意義,是經過個人自我省察物質慾望的內心掙扎之過程,內心的煎熬在太魯閣語有較貼切的用詞knrumun(近似忍耐的意思),已經比現代文字契約有更深的要求。為個人物質慾望而損毀口頭承諾,是嚴重損毀Gaya的行為。藉由這套對人的行為觀察,社會規範Gaya就是藉由家庭教育及社會教育中家長及耆老的話(Kari Rudan)影響到人的良心(lhbun)。所以,在圖2的Gaya影響族人行為的路徑,是針對族人的內在良心,產生穩定社會秩序的生活規範與型塑傳統文化的社會價值。

  在未進入國家現代教育體制之前,傳統太魯閣族部落的組成是由家庭作為子女教育與成長的核心,而家長耆老的話(Kari Rudan)代表一個家庭背負傳統文化的教導 。如圖2中間標示的三角形內部的傳統家庭及社會關係,太魯閣族傳統社會藉由家庭教育與耆老的話語教導,使Gaya成為族群社會共善價值,藉由良心(lhbun)的自我反思過程,傳統社會認同Gaya規範族人行為,並達到傳統社會關係的靜態平衡及傳統文化的傳承。對應到傳統土地使用習慣,族人當面協議租借或交易所說的話(Kari)就在祖靈(Utux)的見證下,依據傳統Gaya生活規範形成同遵守的契約。對太魯閣族人的行為來說,太魯閣族傳統社會的口頭承諾也等同於現代社會的文字契約,甚至「遵守口頭承諾」更深入到族人內在自我慾望的檢視。

  如果族人遵守土地交易的口頭約定或是尊重其它族人所有的土地權利,則在傳統文化上,這族人的話語及行為勝過個人慾望的試探,其話語(Kari)將越接近可產生Gaya的mrudan階段。如果族人毀壞土地交易的口頭約定或是侵犯其它族人所有的土地,在傳統文化上,族人將因為自我違背Gaya而使身上的靈(Utux)被玷污,成為墮落的族人,或受祖靈在生命威脅的懲罰,並且過世的時候自己的靈魂將無法進到彩虹橋與祖先在一起,反而會流落到寒冷河流並被螃蟹啃食。

  違背Gaya的族人唯有不斷省察自己的內心慾望,藉由在祖靈面前懺悔的態度,並請求祭司占卜的傳統醫療,依據傳統醫療確認用雞或豬來祭祀及流血,同時向被侵犯的族人表達歉意及補償,才能修復跟祖靈Utux的諧和關係。藉由這樣的途徑,使傳統太魯閣族社會關係取得自我修復的動態穩定平衡。其自我修復機制為圖2左下方的迴路,修復及再連結的起點是族人的內在「良心」(lhbun)。傳統太魯閣族社會關係之自我修正迴路能夠正常運作,是基於敬天、惜地、愛人為核心價值的Utux信仰及Gaya規範,成為社會傳統文化及善的生活選擇之共識。

  當國家藉由法令制度重新設立一套現代社會價值而影響傳統社會規範Gaya的核心價值,則太魯閣族傳統社會關係也將失去原先自我修復的機制,而被現代司法審判取代。對應到圖4,司法制度取代祭師及占卜,成為現代社會秩序自我修復的機制,規範人的「行為」結果。傳統土地制度也將會在傳統土地產權概念及現代土地產權制度這兩個標準間擺動,影響族人土地資源分配關係與行為,也使傳統文化被現代文明翻轉。

  政府藉由現代土地制度及土地財產概念,否定原住民傳統土地制度,或認定傳統社會的土地關係與權利不存在,是一種誤解。傳統原住民社會頂多還沒有準備與土地的自由市場接軌。藉由深入傳統文化脈絡及社會關係來觀察,太魯閣族傳統社會的傳統土地制度確實存在。而這些太魯閣族人管理土地的社會規範,是基於傳統文化的生活態度以及社會視為善的共有價值為基礎,並藉由耆老智慧的話語教導及傳承後代,成為族群共同認同的土地制度。國家不應該以傳統土地制度沒有文字紀錄及不文明的標籤,而忽視族群的傳統土地管理制度存在及原住民社會的多面向需要。政府承認的原住民族土地權利應該延伸到土地總登記之前,和平佔用的事實。相對的,主流社會應該學習跨文化藩籬的溝通,藉由文字記錄傳統知識體系的建立,協助原住民記錄傳統土地制度與傳統文化的知識,並詮釋此知識的現代意義及價值。

 17此圖整理的背景是依據訪談有關太魯閣族傳統土地使用習慣及社會關係,耆老在闡述祖靈Utux與社會規範Gaya的世界觀及對於人、家庭、社會在傳統文化上的關係,提出的整理。圖2可以說是由耆老所陳訴世界觀及人觀的片段,整何在一個系統。並呈給耆老檢視過的成果。
18太魯閣族人在整理穀物去殼或是在田裡灑小米種子的時候,需要起風使工作順利,工作時常常會抱著感念的心,恭敬地請創造之神賜予風,口裡會說『Sus Bari!』
19太魯閣族人Utux概念是泛靈的概念並充斥世間流動著,認為一個人、一個家庭、一塊田都有其祖靈在看顧,稱為Utux。而編織的神Utux Tmninun就是創造之神,使萬物之生息也有靈在運作,是產生Gaya的源頭。本文在訪談耆老過程中,對於「人的Utux是否存在於良心lhbun?」的問題,耆老並不太在乎人的靈魂在身體哪一個部位。本文做出「良心為人的靈魂之所在」的說法,是藉由傳統文化脈絡的觀察,作為傳統Utux信仰規範族人行為的一種路徑,並闡釋「言行合一」的遵守誓言是根源於內在的自我反省。這樣對傳統生活態度的認知,是為了對應到現代法律條文只約束人的行為結果,提出傳統族人重視發自內心尊重Gaya的行為規範,以及「言」的自我反省之功夫。而在傳統文化下,族人的行為也有機會隨個人慾望擴張而破壞Gaya,人的靈魂Utux被污損。所以,本文提出「良心為人的靈魂之所在」這樣的論點,作為闡述太魯閣族傳統社會價值將遵守承諾的良心概念,作為Utux信仰與族人行為之間的橋樑。
20太魯閣族人理解人身體時,稱讚人的聰明,會指頭(腦)很聰明,很會思考(lnglung);而稱讚人很善良,會指心窩(lhbun)有良心。思考一般也指頭腦的功能,並反映到行為的控制。
21耆老A3說明傳統社會教育是家長要求子女對於違背Gaya的族人或是其子女都拒絕往來。因為在沒有學校教育的時代,子女接受傳統社會規範Gaya教育的第一個場合就是家庭。當某家庭的戶長不愛遵守口頭承諾或Gaya規範,這個家庭的Utux將會毀壞,子女也會受家長影響。所以要先拒絕往來,在觀察其子女行為是否恢復遵守Gaya,再決定是否恢復正常的社會關係。


 


由太魯閣族傳統 土地制度的知識體系 探討原住民土地權利
(草稿:歡迎有建議的閱讀者,可以進行討論及提供建議 謝謝!

yipingpi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