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下午6時坐在辦公室,無意間看到一篇文章「台灣的言論自由?白色恐怖?」,在文章中提及「莫拉克災情資料表http://typhoon.oooo.tw/」即將關閉。於是,我登錄這個網站,時間是6點7分,看到網站左上方的訊息「再過0天20時51分51秒本站即將關閉」,上頭的時間卻一直在倒數著。停留在這個網頁上,我內心有著莫名的失落感。

一個無名的網站 燃起無限希望

  「莫拉克災情資料表」這個網站的開站時間,是從8月9日1點4分開始,所登錄的第一則通報災情「一樓已經全淹了」。一直至8月17日15點41分,通報序號4,462,發布災情「六龜寶山村剛有民眾打電話來,他們為了村莊所有人的糧食和急需用品,年輕人用徒步方式下山...」開站不過9天,通報的訊息卻已達到4千多筆,瀏覽人次高達820萬1,431人次,同時有數千人連線瀏覽。

  登錄這個網站,所看到的只不過是一個簡單的html頁面,網頁抬頭標示著「颱風帶走我們的身體,但帶不走我們的靈魂」,主要顯示的內容,是一頁又一頁的8x100的表格。網頁裡呈現出的樣子是充滿著密密麻麻的文字,一則又一則的回應訊息。沒有任何圖片、也不講求美術排版,更別提炫麗花樣的動畫頁面,也沒任何強大的網頁功能,甚至看不到擾人的廣告訊息。就是搭配著簡單的資料庫(表),透過網頁程式做基本的資料存取動作。如此簡易的網站看似簡單,卻是陪伴大家一起走過難以煎熬的每一天。在這裡的每一個文字及訊息,都代表著大家辛苦、焦慮、痛苦、盼望、期待、快樂的心情。

  自從8月10日得知我乾媽(Bubu)的小女兒,於高雄桃源鄉高中村失聯後,每天我瀏覽著網站內的訊息。我曾看過將近1,700多人同時在線上,大家不斷將得到的訊息張貼在這裡;於此網站上,我看不到政黨之間的口水戰,也看不到各個族群的謾罵、對抗或是抱怨的言語。反而是來自各方的訊息一直地傳進來,不斷的被更新。大家帶著所期望的文字,除了將各地災情回報,還有心急如火找屬親友的人,也有忙著報平安的朋友。如此的愛,透過網站持續而綿密地傳達到上網者的心裡。

  要怎麼闡述這樣的感覺呢?聚集在此的每個朋友,都有一個信念:關心親人或朋友。而大部份提供訊息者,彼此多為陌生人。有人願意投入災區,提供自己的手機電話。從災區傳回訊息,也分享到這裡。那怕只是一句話「我們都平安」,已是一種莫大的欣慰。

[08/09 06:22] 有一八十幾歲老人及一名三歲小孩及4大人 受困於水深澤國之中 已再屋頂等待救援超::過3個小時了(從兩點至今) 附近都是田 最怕得是由於是豬舍 怕房屋倒塌 拜託 快去救救他們 拜託
[08/10 22:07] 目前清理善後缺乏大型機具幫忙清除廢棄物,社區完全沒電,部分地區水壓偏低,甚至沒有水,飲水和糧食不是問題
[08/11 02:56] 鄉親平安,請大家安心。寶隆國小目前沒電、有地下水代替自來水供應。現場有拜託寶隆村長葉村長招呼。已經通報應變中心。請鄉親安心!
[08/12 09:40] 我大哥有走到比叫高的地方打電話報平安因為收信不好只說家裡一切平安就斷信了知道他們沒事就比叫放心謝謝個位善心人事的幫忙
[08/13 13:33] 應變中心已接獲通報,阿里山鄉全村已在執行空投作業。
[08/14 00:59] 沒人接是因為通訊中斷! 村民都平安啦!
[08/15 14:18] 民權電話可以通了你試著看看那邊有沒有親人請他們與您家人連絡
(截錄於莫拉克災情資料表)

 


098082001.jpg 

 

(網站內容畫面)

 

 

母親的盼望 與 姐妹的互助

[08/11 12:48] 拜託拜託請幫忙找高雄縣桃源鄉高中村興中巷95號邱恩容、蒲洪秀英等人消息,他們已經失聯第三天了。焦慮的家人敬托
[08/12 14:51] 高中村派出所電話幾號啊 我擔心孩子們安危 已經失聯第四天了 拜託 蒲洪秀英 邱恩容還有其他暑期大專生狀況如何了 請讓我們知道該如何得知消息 如何幫助他們脫困 拜託拜託
[08/13 13:16] 因為名單未統計好,可撥打志賢的電話詢問家屬人員
[08/13 18:08] 接獲高中浦洪秀英理事長來電,微弱斷續的電話那頭表示:人員平安,不過斷水斷電以及缺乏食物。
[08/14 16:07] 所以說將近800人的高中村,迄今只出來了17+9+10=36人?
[08/15 00:22] 814下午19:11接獲電話告知浦洪理事長,邱恩容以及陳慶新同學已獲救下山,並送往佛光山。
(截錄於莫拉克災情資料表)

  乾妹因參加暑期大專隊,和一群大專生到高雄桃源鄉高中村服務。原本是抱著服務的心情抵達原住民部落,卻因為8月8日莫拉克(MORAKOT)中度颱風讓他們受困於山區,失去了音訊。

  等待3天後,當Bubu告訴我:「我的心情越來越糟,實在無法想像妹妹是否安全」,我也只能一直安慰Bubu,「妹妹不會有事的,我相信,我們原住民待在山上是安全的。別忘了,原住民本來就是山的子民,」、「他們一定聚在平安的地方,我可以想像他們現在一定很無聊,因為斷水斷電,失去通訊,但他們絕對是平安的,神會看顧他們,你自己也要好好的保重,千萬不要想太多」、「今天不是只有妹妹一人,而是一個團體,妳不需要太擔心……」

  老實說,當時我完全沒有任何相關訊息,我只明白一定要先安慰Bubu的心,因為除了等待外,真的沒有別的辦法。白天工作時,我也只能利用網路找尋任何有關高中村的訊息;下班回去時也不忘盯著電視裡的新聞報導。一直到13日中午,透過這個網站得知志賢的聯絡電話,於12點多撥打電話和他聯絡上,才知道高中村民皆平安,目前只是等待救援而已。與他結束通話後,我立即打電話通知Bubu:「我剛剛跟當地的一個朋友聯絡上,他說高中村沒有事,都在等待救援,妳可以放心了,我把他的電話留給你,趕快打過去,問問看狀況如何。」,隨後,Bubu也立即撥打電話給志賢,去詢問妹妹的狀況。

  在等待的9天裡,對Bubu來說每天都是度日如年。Bubu也說:「我只能說服自己,試圖接受妹妹在家裡,讓自己不去想。但每次一通通關心的電話來,都不斷提醒我,妹妹在災區裡。我連婆婆都不敢講,怕她會更擔心。Dama(爸爸)也是相同情境,晚上根本無法好好睡。」

  這次的災害似乎在考驗著我們的政府,看到媒體新聞不斷地報導著災區的狀況,我們知道南部災情嚴重到無法想像,但是先前,我們就是看不到有關原住民部落的任何訊息;對於桃源鄉的報導少之又少,更別說妹妹所待的高中村,我的印象中似乎是沒有被報導過。

  一直到8月13日16點15分看到第一則新聞「救救高中村!父母音訊無 少女跪求上天

  當焦點都集中在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和六龜鄉時,同樣是災區的桃源鄉高中村,家屬在苦苦等待好幾天後忍不住情緒爆發,他們痛批政府只會講一些沒有用的話,困在山裡的家人沒有物資、沒有救援,他們今天在旗山國中舉起海報,要大家救救高中村。

  直升機起起降降,等在旗山國中的民眾望眼欲穿,只是怎麼等,始終都看不到家人,一名少女下跪是哭求上蒼,也是哭求救難人員,因為父母至今毫無音訊,倒在親友懷裡,大家心情都煎熬,舉起海報忍不住呼喊救救高中村。

  位在高雄桃源鄉,家屬卻痛批高中村被政府給遺忘,裡頭至少還有上千人,這一刻電話通了,困在山裡的村民報平安,但也憂心斷了糧。沒食物、沒醫療,讓苦苦等待的家屬擔心再受困下去,再沒物資,這些村民的身體還能繼續撐的下去嗎?

  而透過「莫拉克災情資料表」網站上搜尋有關「高中村」的訊息,早從網站啟用沒多久,在8月9日19點59分第1則通報訊息(序號為266),隨後在村民陸續救援下山,至8月16日12點4分已有163個相關訊息。在新聞媒體還未報導之前,大家開始自發性地採取互助的行動,將所得的一切訊息都公佈在網站上,且都是透過當地的鄉民,與在外的家屬不斷地相互聯繫而成。

  對於姐姐、同學及朋友們,關心妹妹受困山中的心情也是相同。雖然他們不在災區裡,卻不時地透過各種管道取得聯絡。當災區裡能夠以簡訊傳遞時,管理者也把所有訊息張貼在這網站裡。仔細閱讀這些通報的文字,全是紀錄著對於親友的盼望。

  感謝主,並且將這一切的榮耀都歸給主。在失聯的5天後,妹妹以簡訊方式傳遞平安訊息。雖然Bubu得知妹妹平安了,但仍無法撫平對妹妹的思念與擔心。Bubu又對我說:「真想見到妹妹,抱抱她。」這段時間裡,看著Bubu為妹妹的失聯,精神狀況的打擊,無法正常的飲食,也無法工作。教會裡的弟兄姐妹得知Bubu所受的身心煎熬,大家便齊心為Bubu、妹妹以及受災的同胞們一起禱告。Bubu的同事們也一同協助透過管道找尋,不斷為Bubu加油與打氣。

  終於,Bubu盼望已久的妹妹在8月14日晚上順利下山,並於15日中午抵達台北車站。Bubu也迫不及待地到車站迎接妹妹的歸來。16日,讓Bubu更加驚喜的事件發生,原本不愛去教會的女兒們,在姐姐主動邀請下,妹妹以及她的同學一同到Bubu常去的教會──台北靈糧堂原住民牧區,共同接受教友們為他們的祝福。其實,盼望女兒們能夠到教會,也是Bubu多年以來的心願,就在這一天,神成就了一切。習慣躲在教會後方聚會的我,也一同與大家領受聖靈的充滿。

曾因經歷 知道痛楚

  在描述Bubu所受到的煎熬過程,不禁也讓我回想自己的經歷與痛楚。民國88年9月21日凌晨1時47分,震驚全球的921大地震,是一百年來台灣省最嚴重的一次地震,離我的故鄉「仁愛霧社」很近。當時我因為在台北就業,並未待在山上陪同家人。地震發生之後,也是一樣無法與家人聯絡。當時,能做的就是透過電視新聞報導觀看訊息,而所有的報導都在講埔里鎮有多慘,畫面是一幕又一幕的慘狀。從埔里到我的家鄉不過22公里而已。當時一直聯絡不到家人,心裡真的非常著急與難受。不像現在有一個通報的平台,可以將訊息即時通報。就這樣子,我和家人失聯長達近十天,多次求助政府單位、媒體,卻總是得到官方說法。最後,雖然與家人聯絡上,但那多日的煎熬與等待,這種痛苦,我是經歷過的,所以我怎麼會不知道呢?

  97年9月13日,因為是父親的生日,我和弟弟特別回鄉為其慶生,也特別向公司請了1天的特休假(15日),希望可以多陪家人。當時辛樂克(SINLAKU)強烈颱風形成,在山上家中看新聞氣象報告,家人還是勸我們14日提早回台北。那時,我們想既然都請了假,乾脆週一一大早回去就好,而且晚上開車也蠻危險的。只是沒想到這颱風,在14日晚間就造成嚴重災情,豪雨重創中部地區,尤以南投最嚴重,造成台14線(埔里到霧社)段多處發生土石流,道路因此中斷,我和弟弟困在山上,無法返回台北。

  災害發生後,我們有點傻住,心想無法及時回台北,不知道路況是否可以搶通。後來,得知狀況很糟,還好當時手機還有電,訊號並未中斷,於是立即撥打給同事及親戚報平安。同時也表示因為道路無法通行,所以延遲返回工作崗位。就這樣,15日近中午電力開始中斷,所使用的山泉水、自來水也都斷源。接下來的3天依然如此。斷路的第2天,看到空中直升機來來往往,直接飛往對面的清境農場。在仁愛國中那裡將受困的民眾往山下送。當時我們也面臨斷水、斷電,吃冰箱裡剩下的東西。事實上,到了第3天,家裡已經沒有東西可以烹調,也只好過著以往原住民的生活,出去找可以吃的東西。洗澡則是去路邊接湧出的水,帶著打藥用的水箱承接,回家後就在門口燒水,再搬到浴室洗澡。如此過了4天,當路搶通時,我和弟弟開著車立即返回台北。

  所以,這次當Bubu面臨相同的煎熬,我試著以較為寬鬆的心情安慰她。我深信只要我們的族人待在安全的地方,人絕對是平安無事的。原住民在山上都會有自己生活的方法,因為我經歷2次的事件,所以我能夠體會Bubu的心情。

098082002.jpg  098082003.jpg 
098082004.jpg  098082005.jpg 
(97年9月17日 拍攝於南投埔霧公路)

 

官方數據 難平民怨

[08/12 22:14] 我兩天前打到救災中心去過了 他們說已經空投物資 但是我妹妹(在高中村)現在卻說他們那邊完全沒有資源 沒有空投 也沒有人進去救援 東森也說要有新聞畫面才能播出 知道他們平安無事 但是我很怕在這樣下去 他們會撐不住 又在下雨... 請大家多多關心高中村的人
[08/14 16:07] 所以說將近800人的高中村,迄今只出來了17+9+10=36人?
[08/15 15:48] 高中村:8/13:17人,8/14:148人,8/15=227人,以上累加計227人.國防部說高中村僅剩美蘭約20人未撤離.....??? 

  焦慮的家屬深怕困在山區的親人斷糧,還特地打電話到災害防制中心詢問有關糧食的空投。他們的回應是已經空投了,但不知為何,災後第4天,待在災區裡的災民以手機傳簡訊表示沒有接獲物資,沒有水、沒有電,更別提有人救援。難道這又是一次政府欺民的煙幕彈嗎?

  透過官方網站所公告的撤離人數統計報告,針對高中村的居民人數統計,從8月13日到8月15日累計227人,而官方說法:高中村只剩約20人未撤離,不知高中村怎麼只有247人呢?通報系統上的訊息最後加註了3個問號,這又代表什麼意思呢?

  災害發生,大家所臨到是全面的災害,沒有誰是特例,所以到外地求學或工作的鄉親們,最想立即知道自己的親人或朋友是否平安?這一次,我不時透過網路搜尋有關災區的消息──高雄市政府社會處網站,所看到的救災資訊,總是看到直升機要飛往那裡,是否載物資或接災民。再來就是飛行的累計次數以及投送物資的累計重量,後來才多了從災區接回多少人數。

  看著社會處採用最傳統的方式,彙整清單(Excel)及報告(Word)等文件,再傳至官方網站,提供關心災情朋友們下載查詢。光是要整理這些資料,再傳到網站主機裡,中間要不斷的更新及傳送,處理這項業務的人員,一定感到無比的壓力。作業的模式確實不符效率,希望官方經過此次經歷,對網路通報體系跟彙整,有一定的認知了吧?

  對於官方提供的資訊,似乎不符民眾的期待。而且當時,我有留意過網站的更新速度,大約都是1.5小時以上。然而,災民最期待的訊息是什麼?是今天派出幾架直升機?載了多少物資?累計多少架次?運送物資的累計重量?還是成功地接送多少災民回到安全的地方?我相信應該是最後那ㄧ個心願吧,而不是觀看官方所公佈的其他數據而已。每當看到這些官方資料,我不禁想,知道那個村救出幾人,被安置在哪裡,那些救出者的名字,而不是只有人數而已。相信這也是大家所想要看的,在看「莫拉克災情資料表」裡,大家都在問,名單在哪?為何看不到名字?

  官方所提供的資料固然有其參考的必要性,當訊息公佈時,大家也會同心協力將這些資料轉載到「莫拉克災情資料表」裡。除了官方資料外,大家還會加上許多災民陸續被接送下山後,帶出的許多寶貴口訊。透過他們的口述傳達,大家也都熱心地張貼到這網站裡。透過一個很簡單的關鍵字查詢,可從千萬字句裡找到你想找的資訊,打上親人的姓名,或是部落名字,就可以得知是否有新的資訊。這遠比官網所提供的數據,來的更加有意義。

  資訊的更新速度是如此的快速,像得知高中村村民是否安全,就已有人於8月11日16點47分透過警察局,並經回覆得知村民平安待救援。雖然無法得知太多的訊息,可是這簡單的訊息,已經為那群焦慮的家屬很大的安慰了。當時對這個已失聯3天的高中村部落,媒體在8月13日16時才報導:「高中村家屬自製『救救高中村』海報」這則新聞,更別提官方提起高中村部落的訊息是何時!

網站被迫關閉 災民希望開站

[08/17 14:16] 不要關不可以關~關了只會讓災民更苦
[08/17 14:15] 只有一天是天災,後面是人禍!政府的應變能力,才搞得人民得自救‧慢半拍又死要面子的官員們‧媒體要畫面!多數災情資訊還不是多從網路獲得?
[08/17 14:08] 如果沒有這些有愛心熱血的朋友架設這些網站現在災情狀況會多混亂 誰能想像政府沒有能力統整資訊 沒能力解決問題如果是因為要統一窗口?那關閉的應該是政府的窗口民間的力量效率遠遠超過這些傲慢的高層官員行政單位版主們加油 也真的很感謝你們
[08/17 15:45] 誰是真英雄?相信大家有目共睹...民行於國前!!悲矣
[08/17 17:33] 請先搞清楚我們是救災~不是在搶政府的權力,我們是在救自己的家鄉,不是在指揮政府,政府不會倒,可是家倒了那該怎麼辦??那以後我們還要不要聽政府的??前線救難兄弟出生入死救我們的家,我們利用這個網站協助通報最正確消息給弟兄!!請勿在此時打擊我們的信心!!
[08/17 17:42] 政府有統一窗口 很好啊 能不能等我們看到了統一窗口 放心了在關網呢 這好像政府機關要辦公共電視 沒有理由要其他媒體收起來一樣 官方有官方的好 這個站還是有他的功能
[08/17 17:46] 懇請拜託不要關,我家人還在裡面受苦.....只有這裡可以得到直接的訊息,拜託...
[08/17 17:52] 自己靠自己的力量救自己救需要幫助的人有錯嗎?什麼是對的事?只要是對大眾好的事請勇往直前,加油!大家支持你!
[08/18 09:00] 感謝站方的努力和辛勞,相信大家都不捨網站要關閉。但也請大家將心比心,版主們已為大家付出很多了,關站必有他的理由,大家應給予支持和祝福,我們更應學習版主無私付出的精神,將愛的種子散播出去。在此祝福版主一切平安 順心
(截錄於莫拉克災情資料表)

  「架這個站,讓我最感動的,就是看到有人找到了親人、朋友,那種感動是一輩子銘刻的。 我一直都相信群眾的力量,所以從一開始,就打算讓任何人都可即時提供訊息,後來又請 Shadow 撰寫強大的即時資料搜尋功能,讓任何人都可以快速、無障礙的找到想要的資訊、找到需要被幫助的人。由於現在全世界都知道風災的事了,且政府的救災單一窗口已經完成,目前致力於統一災區消息,我和 Shadow 都希望不要成為『散播謠言、傳言』的人(http://tinyurl.com/nmb8r8http://tinyurl.com/nycgd2 ),所以昨天討論之下,為維護自已和家人的人身安全,決定在 48 小時內關站。若希望收集資訊的人,可在這段時間內收集你所需要的資訊,以備不時之需。關站這動作,讓我想到了辛德勒的名單,當辛德勒最後要逃走時,哭著說︰『如果我賣掉這台車,可能就可以多救十個,賣掉這個勳章,我可以多救兩個,我可以多救一些人的!』我有想過,如果可以,我很想去災區走走,看看那些當初被幫助的人……希望每個受傷、受困、受冷、受餓的災民,都能儘快站起來,人生仍然是充滿希望的! 」

──by Rickz(文章轉自架站者Rickz的心聲)

  透過通報系統網站的功能,很快地凝聚了大家的力量。而當任務結束後,網站自然就要功成身退。但如今政府只因為需要將災區的訊息統一,所以要這個網站結束運作,這點似乎讓人無法接受如此的理由。

  從颱風開始侵襲時,也有電視台接受民眾的call in,欲了解民眾的需求,將這些接獲的訊息,以公開方式播送在電視上。這一樣也是將案件轉知給災害防制中心的作法。不到1天,就有電視台遭到大學生打電話到電視台鬧場,說桃園風很大沒有雨,他要的風怎麼沒有來。就在國難當前,他的做法引起幾千位民眾躂伐,不敵輿論壓力,這名惡作劇的學生,終於上網張貼了一篇道歉文,希望能獲得大家原諒!

  再過沒有久的同時,網路上也開始流傳一篇文章「無聲哀號」寫道:

「八八水災,一場措手不及的苦難鋪天蓋地而來,還無法消化所有訊息,
只能眼睜睜看著人間煉獄不斷折磨那些良善人們。

原以為,可以本著職業上的優勢,盡點微薄心力,搶下飛快流逝的時間,
也許在我們所不知道的地方,能讓一家人團圓過日……」

  我不知道是如何讀完這篇文章的,當下卻不斷湧出更沈重的感覺,也呼應著當時我一直跟Bubu提,也許可以Call in到電視台,請求協助妹妹在高中村失聯的消息。而Bubu當下卻只回應我一句話:「沒有用的」。當時我以為是Bubu心情不好,所以無心聽我的建議。後來,也有著急的家屬真的Call in進電視台,得到的結果是,因電視台沒有畫面配合,而無法播出的事件發生。當下我確實感到很多的不滿,但因時機非常緊急,我只能暫時拋下那些不悅的感受,最主要的是必須快點聯絡到人才是重點。Bubu他們已經是更加的擔心,而我怎麼可以比她還亂了腳步?更何況我們都是有宗教信仰的人,不該把不好的情緒表達出去,影響別人。

  我多麼期望所看到的不是真實。在網路上,也陸續看到撰寫這篇文章的作者,他因此而失去了工作,或許也準備要面臨司法上的問題。我不禁要問自己、也問起神,公義在哪裡?

  如果政府只是單純要有一個統一訊息發佈的窗口,這當然是好事,只是到目前為止,有看到一個像樣的入口網站嗎?查詢政府公開的網站,無法立即得到訊息,而訊息幾乎都是制式化的內容,往往都不是家屬急需要的答案。就以「高雄縣莫拉克颱風受災情形統計表」,公佈的訊息只看到救出、死亡、安置的人數、農業災害的損失,空勤出勤架次,補給空投重量等。這些官方數據,難道都是家屬所關心的嗎?看到空勤出勤的數字,會比知道救出人民名單來得重要?

  為何當高雄縣長公開在媒體面前發言,部落人員都已安全撤離時,會引起鄉民強烈的抗議?又為何家屬於10日詢問物資問題,官方回應已空投完成時,受困於山上的妹妹,卻在12日傳出簡訊,「已快斷糧沒有任何物資支援」。到底,政府是不是還慣用謊言,欺騙傷心又無助的人民?還是只要把救災數據弄的漂漂亮亮,呈報給中央的高階官員看就好?

  又當我閱讀「台灣的言論自由?白色恐怖?」這篇文章時,為何一個這麼單純的網路資訊平台,會被外界質疑,並迫使站長決定關閉網站呢?如此平凡而重要的網站,陪伴大家走過痛苦的盼望,也為大家帶來無限希望,讓大家的心牽繫在一起。如今看著網站要關閉的倒時計數器,剩下0天20時51分51秒本站即將關閉的訊息,而時間不斷流逝,於是我寫下了內心的無奈。

簡單的想 簡單的做 如此單純

  身為基督徒的我,常在教會裡聽取牧師講道,我們心中要常有憐恤的心。馬太福音5章7節:「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此時,在我的心中出現很多感動,看到許多人不只是單單對別人的困難、需要表示同情、憐憫而已,而是甘心樂意的用實際的行動投入對方的需要,樂意去解決對方的難題。教會裡的長者曾對我說一句話:「懂得謙卑與順服,必然帶來滿滿的祝福。」也願與大家一同分享。

  引用Rickz所提到架起網站的目的,單純地只是為著一份感動。就是因著這份感動,陪伴大家一起渡過這個可怕的災情。每當我開啟「莫拉克災情資料表」網站時,看到了集結各方朋友們的血淚心聲,我想,多少人為著這份感動,而默默地付出。從Rickz與Shadow你們的身上,確實可以讓我對於憐恤的心,有著更深地體會。

  當我最後想要捕捉網站關閉時的畫面時,看到網站的一段訊息「再過0天0時0分0秒本站也不會關閉」,原本以為是網站訊息打錯,不久之後,又再看到另一個訊息「不管再過多久本站也不會關閉!」我又再次被感動著,佩服2位站長的最後決定,能夠如此不畏外界的壓力,繼續提供服務。最後,再以一段經文與大家分享,「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13),回應並共享之。

098082006.jpg  098082007.jpg 
(截取網站最後的1秒畫面)  (網站繼續運作的訊息)

  
感謝

  曾有句耳熟能詳的公益廣告詞「我不認識你,但我謝謝你」,將心中無限的感恩獻給你們。

  謝謝提供網站資訊平台的2位站長Rickz、shadow,我曾以電話聯絡過的志賢,在這段時間一起共同努力提供訊息的大家,以及持續為著默默付出的朋友們,最後還有一位協助這篇文章順稿的艾琳老師。願我們都能貢獻各自能力,都蒙神所喜悅,願神看顧大家,也天祐台灣。

已並.壁虎(Yiping Pihu)
http://yipingpihu.pixnet.net/blog
2009/8/20 于台北

創作者介紹

蒙厚愛-還我原墾地

yipingpi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山 (shadow)
  • 回應您的感謝

    偶然在朋友一行訊息中看到您對我倆無名小卒的感謝,88水災也過了二個多月了,看到您紀錄當時的狀況,我的心頭一痠,如果可以,我還真不希望有這樣的水災,會需要這樣的即時留言處,颱風已過,天祐台灣~ 大家平安,也謝謝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