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eudus mu ka dxgal土地是我們的生命,耆老常以此訓勉族人,因為所有生物都是與土地有關,沒有它所有物種無以維生,因此,土地就像人體血液一樣重要,延續孕育著代代血脈的根源,使我們生生不息。因此,當族人面臨到祖傳土地,竟莫名變成鄉公共造產用地,族人將如何找到解決之道?正考驗著族人如何在政府法令規範下,突破「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之間的衝突。  


   


  感謝主,98年4月1日的土審會裡,能夠讓我們順利取得土地的審查後,更能夠得到媒體的關注。
  接受原住民族語新聞的專題採訪,對我來說是充滿無限的喜悅。原來,我還有機會可以坐在攝影棚,暢談自己過去的經歷,也讓我人生多了一個很特別的回憶。

  4月21日的晚上,我和族語主播咪敏老師透過skype線上練習對話,我才發自己的母語真的不行。再加上,因為是談我在過去取得土地的過程時,所講的內容真的很嚴肅也很僵硬。因為這次的專題報導,主要的訴求是希望我能教導我們原住民族人。在面對這樣子的事情裡,要如何去跟公部們應對。於是,我就一直不斷地重複地練習要講的話內容,我的阿姨就突然跟我講「你這樣子講話,別人真的聽不懂。」,於是,我自己瀏覽了一下自己寫的草稿,也真的是如此咧。也許是長年下來,太專注寫陳情書信,自己的文字內容都變的很制式化,無法感受到一般人對話的口吻。於是,我就開始往正常人講話的模式練習,原來,人真的會因為環境的關係會改變。
隔日的早上,突然比平時起的更早。看著手機上的時間,是清晨的5點鐘。也許是太緊張了,比平日早起了快1小時。翻譯自己整理的資料,又開始自言自語地在練習要表達給族人的話。我看著時間,想說早早出門,避開上班的塞車時間。騎著機車,腦海裡一直重複在想事情,嘴裡一直不斷的重複說要講的話。
  大約7時30分,我已經出現在行政高等法院旁。將機車停好後,背著手提電腦及一袋厚重的資料。走在和平東路上,望了路口後,找個可以吃早餐的地方,這就是今日的第1個行程。我要來聲援花蓮富世部落的族人,也是因著要爭取祖先的土地,而提起行政訴訟的行動。雖然,行政法院的答辨程序排定在9點30分,我還是提早很多時間在那等候族人的到來。法院的準備庭進行不到十分鐘就結束,而法官也宣達會在5月13日宣判結果。
  在結束法院的準備庭後,中午趕到內湖原民台的攝影棚,準備下午2點30分的錄影。還第一次化妝,口裡一直不斷的練習母語。在錄影的過程中,因為是新聞報導,所以中間是不會有任何NG的畫面,也不會中斷重來。一開始的我,真的好緊張。尤其是要講母語的問候語時,幾乎都快變成啞吧,還要很小心的地一個字一個字唸出來。我的表情變的好僵硬,連眼睛看到的視野都變好小。桌上放的文件,連主播在我旁邊,我幾乎都看不到,腦袋裡也是完全的空白。原來這就是咪敏老師在還沒有錄影前講「你沒有時間看東西,而且到時你也看不到」的意思,只覺得短短30分鐘的錄影,怎麼變的如此的漫長。還真的很佩服主播們,可以在這樣子的情境裡帶領著來賓,控制整個現場的氣氛。
  結束錄影後,我看到了製作的團隊。大家各司其職、分工合作,原來製作一個短片竟然會需要這麼多人,而且大家似乎都在作戰一樣。確實讓我對大家的合作感到萬分的佩服,也給予他們極大的支持與鼓勵。

    全站熱搜

    yipingpi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